个税下的薪酬管理在国内外的研究


 发布时间:2021-04-12 06:29:29

以可比口径计算,自2011年到2017年的六年间,京沪两地城镇职工的人均基本养老缴纳分别增长了83.8%和108.6%(线性外推至7年,则为103.5%和135.8%)。社保是比个税更重的负担,并且这些负担在北上广深格外显著。如果纳入个税综合征收的劳务报酬、稿酬等三项收入在201

由于制度设计的粗糙和简单,很多富人通过聘请税务顾问进行税务筹划,从而达到少交税甚至合理避税的目的。例如在股权转让时,就完全可以通过合理合法的手段将规定的20%的税率降低到10%以内。有统计显示,65%的个税来自占个税缴纳群体80%的中低收入者,而占个税缴纳群体20%的高收入者,占有银行存款总量80%的比例,其缴纳的个税比例却不到税收收入总量的10%。更令人担心的是,财政、税务、银行各自为政,本部门利益为先,对既有的网络上进行联网,实现信息共享并不积极,导致实施家庭综合税制操作成本高昂。

此外,个人进修开支、居所贷款利息、认可慈善捐款等项目还可进行一定限额的扣除。而对于可能产生“偷逃个税”的技术问题,王大树指出,这种担心是多虑的。国外的做法是先源泉扣缴,然后纳税人再主动申报,缴税多退少补,代扣代缴的关卡并未失去。从国外的实践来看,绝大多数的情况是代扣税额大于应缴税额,纳税人都要自行申报,目的就是拿回多扣的税款。“以家庭为单位来征收个税现在可以说是国际惯例,有些难度,但绝非不可行。人家已经运行几十年了,在电脑和互联网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我们应该在按家庭征收上有所突破。”王大树说。(完)。

北京智方圆税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冬生曾建议称,劳动所得不应成为个税调节的重点,应适当降低综合收入的最高税率。综合考虑个税的调节重点,结合周边国家最高税率,可以考虑降低到40%或35%。最后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根据《草案》,个税法此次修订拟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但在施行前,自2018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纳税人的收入先行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5000元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并按照新的税率表来计算纳税款。这意味着个税减税红包有望在10月1日起施行。(中新经纬APP)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事实上,如果将个税起征点放在一个较高的起点上,然后对征收的个税采取累进制的办法,方能最大限度地体现“劫富济贫”的原则,北欧诸如瑞典、丹麦、挪威等国,采取的正是这样一种办法。而对这一税制的回应,实际上就是对民意的积极回应。而全球金融危机的降临,无疑给了国家这样一个大幅改进个税调整的契机。既然政府一再强调以民为本的理念,同时又出台各种政策期望调动起公众的消费热情,那么仅仅采取挤牙膏式的个税起征点调整,无疑显得过于谨慎,如是一种征收个税的方式,或许能与国家采取的一贯政策相适应,但与时下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国家采取的各种刺激消费的特殊经济手段与政策是格格不入的,同时也是屡屡逆拂民意的。个税的征收,不能总是指望着绝大多数的工薪阶层去做出最大的贡献,对这一点,已经成为专业人士与坊间舆情的共识,有关方面再持扭捏作态的小步渐进的稳妥状去调整个税,未免太不近民意了。(王毅)。

同步提高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免征额,固然会导致这些地区的适格缴税者少于发达地区,但这正是欠发达地区应该享受到的制度红利,从而体现了更大范围的社会公平。目前,准备增加的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和住房贷款利息等扣除内容,有些属于国家对民众的保障责任,这种责任并没有设置受惠者是否缴纳个税的前置条件。如果向达到个税缴纳标准的这部分人实施专项扣除,那么收入未达到个税免征额,即大量不需要缴纳个税的低收入者在这方面的需求可能需要更多的办法支撑。政府向民众提供各种专项用途的财政支持是必要的,而这种责任的行使不能通过从个税中扣除来实现。需要一系列民生保障政策的支撑。最近几年,政府一直在努力推进民生保障,包括养老、大病医保等都有进展,尽管由于历史欠账严重,离民众的期望还有一定距离。周俊生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不仅如此,中国个税的设置很少考虑纳税人的家庭负担情况,也没有对住房、教育、医疗、子女上学、老人赡养等方面的支出实行抵扣或者返税制度。这些根本性的制度残缺使得对个税进行彻底改革,为其植入民生和公平的内核,成为当下中国社会必须推进的重大公共事件。笔者理解,所谓的“条件不具备”,无非是1月份全国财政收入较去年同期下滑17.1%,创下近年来最大跌幅,财政部要确保今年财政收入8%的预期目标,的确面临很多困难。但如果把财政收入的增长建立在挤压民众的“民生”空间上,个税不仅不能成为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经济增长的利器,反而成为影响社会公平和稳定的制度根源。的确,个税改革关乎民生和公平,其在中国改革体系中的象征意义无可替代,千万不能为了单纯的财政收入增长甚至为了部门利益而废弃或推迟。希望本次人大能就个税的全面改革达成方向性的共识,尽快启动个税的深层改革,通过一系列税制的配套改革和整体的设计,真正实现高收入者多纳税,低收入者减负,使个税本身回归民生和公平。(马光远/北京学者)。

不过也要看到,仅仅上调个税起征点,不足以弥补个税存在的制度缺陷,也不足以让个税发挥调节贫富、配合宏观经济和社会政策的作用。一方面,在个税税率与企业所得税税率不协调的情况下,富人逃漏个税的空间始终存在,个税就难以摆脱“工薪税”的实质;另一方面,无论个税起征点上调到5000元还是10000元,都不足以让个税税制实现优化。个税改革,要优化税率,更要优化税制。相较而言,改个人征缴为家庭征缴,是更可行的一步。财政部长楼继伟曾多次表示,个税改革的方向是转向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税制。

还有,如果再对比2014年和2015年全国总税收中各项分税收的增减幅,主要税种的实际税收增幅都是呈大幅下行的,唯有个人所得税增幅“风景这边独好”。就上述怪现象,合理的解释是:个人所得税已成为税收整体下滑时的“救生圈”之一,去年全国个税收入已逼近9000亿元。其二,2015年相比于2014年,多数企业员工收入在减少,收入不减少的员工,收入增幅亦明显被放缓,如此情势下,个人所得税的增幅却能逆向上行,比较靠谱的缘由,只能是个税缴纳者的人数重新被大幅度扩充。

财政部副部长廖晓军3月7日在参加全国政协联组会的间隙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个人所得税的调整,需要具备一定的外部条件,但目前能够调整个税的条件尚不具备。(3月8日《京华时报》)官员在两会期间发表意见,本身也是在参政议政,但愿不是财政部的正式决定。作为“还富于民”,调整收入分配的重要举措之一,早在本次“两会”之前,关于个税起征点乃至对个税进行全面改革的呼声就很高,民众对个税改革也期待殷殷。这个表态,的确出乎大多数的意料。

甘商网 骑车 大山雀

上一篇: 聚美优品营销策略国内外研究现状6

下一篇: 浅析zara在中国的市场营销策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09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