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工资超过多少要缴个税


 发布时间:2021-04-10 22:19:23

如果只是关注免征额,则不会看见森林。”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单纯以免征额为改革内容已经不适合于经济发展,要尽早迈出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改革步伐。”刘尚希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不应过高估计通过个税调节贫富差距的作用,个税并不是解决收入差距大的

北京智方圆税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冬生曾建议称,劳动所得不应成为个税调节的重点,应适当降低综合收入的最高税率。综合考虑个税的调节重点,结合周边国家最高税率,可以考虑降低到40%或35%。最后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根据《草案》,个税法此次修订拟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但在施行前,自2018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纳税人的收入先行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5000元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并按照新的税率表来计算纳税款。这意味着个税减税红包有望在10月1日起施行。(中新经纬APP)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希望在个税起征点的讨论中,有关各方能多用事实、数字说话,告诉人们个税起征点为何要这么定各界呼吁已久的个税起征点上调问题,目前已逐步取得实质性进展。近日,有媒体报道说,财政部和国税总局起草的有关上调个人所得税免征额(即通常所说的个税起征点)的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个税调整有可能超越常规程序在年内就出台,方案并不像外界讨论的那样,扣除标准应该不会超过3000元。关于个税起征点的讨论已经很久了,但关于个税起征点的数额却一直存在争议。

他建议,个人所得税应该改为按家庭征收,因为目前的个税除了“三险一金”外,缺乏教育、赡养老人、抚养子女等专项扣除,改为按照家庭征收后,赡养老人、抚养孩子的家庭,就应该少交税。专家提出的“个税改按家庭征收”的建议引发争议,有叫好声,但也不乏反对的声音。其中,北京青年报9月2日刊登了上海学者周俊生《个税按家庭征收不具备现实可行性》的文章。文章指出,“个税按家庭征收,尽管看上去很美,但不仅操作起来存在难度,而且其理由也并非那么站得住脚。

在人口快速老龄化、家庭结构因二孩政策落地出现变化的今天,无法合理调节收入分配的个税制度越发显露出滞后性。在当下和未来,多数个税纳税人家庭将面临赡养、抚养负担趋于加重、房贷压力有增无减的情况,如果个税制度不能优化,工薪阶层就可能不敢生养二孩,不敢消费,那么二孩政策、消费刺激政策等,就可能沦为“少数人”的公共政策。其结果是既不利于经济调控和社会政策发挥应有作用,也不利于形成稳定的橄榄型社会结构。从这个意义上讲,个税改革已是时不我待。

连不动产信息登记都设置了一个相当漫长的期限,其难度可想而知。所幸当下中国,改革呼声水涨船高,政府积极推动简政放权,回归市场,中央力推制度反腐,依法治国,一大批尤其是来自改革开放最前沿地区广东的高官都主动申请财产公开,加上中央地方政府都在推动预算账本公开,大力限制三公消费,并主动接受社会监督,这些都为全民财产尤其是高收入者财产公开创造了重要前提。我国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原则是,低收入者不缴税,中等收入者少缴税,高收入者多缴税。而实现这一点,仅仅依赖征收方式的转变是无法实现的。无真正的财产公开,政务公开,就不可能有公平的个税。

2011年9月,个税起征点上调到3500元,距今刚好三周年,社会上关于上调个税起征点的呼声再起。个税起征点并非越高越好,这是社会的共识。不可否认,相比其他国家,我国的个税收入较低,缴纳个税的人群比例不高。但要看到,这是由特殊的税收国情决定的,那就是,包含在商品和服务中的间接税负较重,作为直接税的个税自然不能太高,否则老百姓受不了。当前税收体制改革致力于增加直接税、降低间接税,而人们最担心的是,直接税涨上去了,间接税却降不下来。

按照这样的税制算下来,月薪四五千元的工薪阶层基本上不用缴纳个人所得税。从2011年到现在5年的时间,个税起征点没有再进行调整。尽管在此期间,每年的全国两会上都有人大代表提议提高个税起征点,有建议提高至5000元的,还有建议提高到8000元,甚至还有建议将个税起征点提高到10000元的。这是否可行呢?我们来做一个计算。假设个税起征点由3500元提高至5000元和10000元,七级累进税率不变,北京市民小赵税前工资9000元,小李税前工资19000元,他们将少缴多少税(见上表)?计算的结果一目了然。

如果只是关注免征额,则不会看见森林。”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单纯以免征额为改革内容已经不适合于经济发展,要尽早迈出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改革步伐。”刘尚希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不应过高估计通过个税调节贫富差距的作用,个税并不是解决收入差距大的万能药。”他说,免征额仅仅涉及工薪所得中的一个要素,其他要素还有税率、级距、级次等;而工薪所得又只是11项应税所得中的一项,其他还有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稿酬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等。

要解决这一难题,进行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打破部门藩篱已经时不我待。但这都不是核心问题。目前中国财产高收入者普遍不透明,财产申报滞后,却与权力与市场的边界不清晰,公权寻租现象无法彻底遏制有关。如果彻底实现中国财产公开透明,势必将一部分靠不正当手段致富的既得利益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甚至成为当下反腐浪潮的活靶子,而他们往往有着强势话语权,甚至直接可以影响政策的制定,终成为个税公平征收的最大阻力。以房产税为例,征收也步履维艰。

拼字 董瑾 大中华

上一篇: 滥用化肥加重中国雾霾 港媒:转基因水稻可解难题

下一篇: 台山“夺命漂流”事件:人民日报批主管部门踢皮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1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