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培养造就一代又一代可靠接班人


 发布时间:2020-11-01 09:01:57

如果让缺乏经验的后生拿老百姓的事做试验,犯了错让政府埋单,那就太得不偿失了。网友 IP:61.135.104.★不是不赞成年轻人当干部,领导干部从基层做起,最起码会知道基层做事的难度,没有到基层锻炼过的人当干部,会觉得做事很容易、很简单。网友 IP:119.147.104.★破格

实践证明,年轻干部在基层一线和艰难困苦的地方多“墩墩苗”,能见世面、壮筋骨、长才干。然而,一些地方“拔苗助长”,以年龄优势替代素质能力,出现许多“跳级”干部,如中部地区一名25岁干部被提拔为镇长。“唯龄论”与年轻干部的培养选拔背道而驰,甚至造成年轻干部“烧苗”,滋生了心理上的年轻优势,沉溺于“到点提拔”“坐等提拔”,实际上阻碍了自身健康成长。大胆地用不是“一刀切”,而是“沙里淘金”式精准地用。少数优秀年轻干部陷入坐等提拔的认识误区,与一些地方忽视干部的发现和管理息息相关。

不正之风是滋生腐败的温床。那些跌倒在事业起跑线上的年轻干部,普遍沾染了不良作风,最终掉进了腐败陷阱提起腐败分子,不少人便会在脑海中浮现其出庭受审的“惯有”形象:头发花白,面容沧桑,行动迟缓……而近日,从不少主流媒体报道中,人们发现,腐败分子中的“年轻面孔”有逐渐增多的趋势,“贪官年轻化”现象成为热议话题。年龄不大、走上关键岗位时间不长,但作风腐化堕落、涉案金额触目惊心,这是近年来曝光的“年轻贪官”的普遍特点。

要形成一种风气,年轻干部都应该争先恐后到艰苦岗位、到基层去,要以此为荣。“要扭转这种风气,还应当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岗位来进行干部的政绩考核评价。我们应看到,不同岗位的工作难度是不同的,政绩的含金量也是不同的。比如说,你在容易出成绩的岗位上干出十分成绩,我在艰苦岗位上只干成一分,但是相比之下,我这一分比你那十分更加重要和难得,也付出了更多的艰辛和努力。有一个公正的评判标准,在艰苦岗位工作的年轻干部就既能得到磨练,又能得到认可。

全国培养选拔年轻干部和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党外干部工作座谈会24日在京结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在总结讲话中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按照“三严三实”要求,认真落实中央对培养选拔年轻干部和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党外干部的部署要求,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供坚强的干部保证。赵乐际指出,培养选拔年轻干部关乎党的事业后继有人、薪火相传,培养选拔女干部关乎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和社会文明进步,培养选拔少数民族干部关乎中华民族大家庭手足相亲、和谐共进,培养选拔党外干部关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基本政治制度。

”“之所以强调培养选拔年轻干部,是因为过去在用人过程中曾经出现过不好的现象——论资排辈。年龄大的同志,资历搁在那儿,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一到提拔都排在前面。但有的论资排辈排上去的干部,不一定是真正能干事的干部。在这样的情况下,高层强调突破论资排辈,提拔年轻干部。”辛鸣说,“但也需注意,不能从‘论资排辈’这个极端走到了‘唯年龄论’的另一个极端。哪种极端都要不得。”“五六十岁省部级、四五十岁地厅级、三四十岁县处级,这种年龄上绝对化的‘一刀切’,肯定有问题。

在2000年9月的《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2000年《意见》”)中,领导班子合理配备的要求是,今后两年,要抓紧选拔一批45岁以下的优秀年轻干部进入省部级领导班子。抓紧选拔一批50岁左右、40岁左右、35岁左右的优秀年轻干部担任省、市、县三级党政正职。在后备干部选拔上, 则没有提及具体年龄和比重要求。2009年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加强培养选拔年轻干部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2009年《意见》”),则没有对年轻干部年龄及比重作出具体规定。

应把年龄优势与思想道德素质、实际工作能力结合起来衡量,合理确定选拔任用依据,打破论资排辈旧习,不搞年龄上的“一刀切”,在同一平台、同一机会中竞争择优,使优秀年轻干部脱颖而出。不拘一格用人,在法定任职年龄范围内择优选“轻”。贯彻干部队伍“四化”方针,应坚持不唯学历、不唯资历、不唯职称、不唯身份、不唯年龄。如何把握年龄标准?就是要严格执行党和国家明确的任职基本要求,在法定任职年龄范围内不再划定年龄“杠杠”和结构比例。

这种锻炼不是做样子的,而应该是多岗位、长时间的,没有预设晋升路线图的,是要让年轻干部在实践中“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境看襟度”。要形成一种风气,年轻干部都争先恐后到艰苦岗位、到基层去,并以此为荣。好干部的标准好干部的标准,大的方面说,就是德才兼备。同时,好干部的标准又是具体的、历史的。不同历史时期,对干部德才的具体要求有所不同。革命战争年代,对党忠诚、英勇善战、不怕牺牲的干部就是好干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懂政治、懂业务、又红又专的干部就是好干部。

常坐后排,何以表率(有所思)工作中发现一个常见的现象,每当参加会议或培训时,偌大的会场没坐满,总有人走向最后一排。尽管工作人员组织动员能使其前移几排,但大多也只是不情不愿象征性挪动一下。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的大会场,尚不说坐在最后一排的听会效果如何,单是放眼望去,前后之间的“断层”、稀稀拉拉的“散兵”,就给人散漫懈怠之感。我想起读大学时,有些课程能够自由选座,有人分秒必争抢占前排,有人则悠哉悠哉坐在后排。主观上的选择各有各的考虑,但位置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听课效果、学习成绩。

张修 进口量 索莱宝

上一篇: 李肇星:海外华商在“一带一路”战略中有建设性作用

下一篇: 李肇星参观龙门石窟认真做笔记 问玄奘是否曾到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6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