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经费松绑能否解决管理过细过死 财政部回应


 发布时间:2020-11-29 00:23:02

邓麦村指出,在允许科研人员自由畅想、不能用死板的制度约束研究活动的同时,在创新资源配置和管理中,要让领衔科技专家有职有权,有更大的经费支配权、更大的资源调动权,简化不必要的管理环节,提高管理的效能。在科技评价中,要精简评审项目数量、集中评审时间,避免过度重复评价,减少评审频次和时

科学家被逼成“会计”,其背后是不科学的管理制度。海南师范大学博士陈光美认为,财政资金对科研项目进度考核按照财政政策执行,而不考虑科研规律。财政对科研的支持经费到位时间较晚,经常是年中才会拨付,但是往往要求在当年花完,结余经费就要退回,这让科研人员的研究进程被打乱。面对科研人员的不解和无奈,海南高校的科研管理人员也表达了自己的苦衷:高校国有资产管理部门以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为目标;财务部门以财务合规为标准;审计部门以过程留痕为准则;科研管理部门以科研成果转化为导向。

此外,科研项目主管部门要将科技成果转化和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作为应用类科研项目立项和验收的重要依据,并与财政投入挂钩。科技成果转化配套服务也得跟上完善科技成果转化的配套服务体系也是“汉10条”改革重点,要在高校及科研机构中建立真正符合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特点的岗位管理、考评机制、奖惩机制。“现在武汉地区大多数高校都设立了技术转移服务机构,被列入国家级示范的就有8个,但实际发挥作用不大。”相关负责人介绍,症结所在其一是“不做事永远不错,做事有可能犯错”的思维作祟,其二是不少高校内科发院、产业集团、技术转移服务机构等没有形成合力,甚至互相打搅。

近年来,有关科研经费使用与管理的争议始终没有间断。一边是大额科研经费屡被挪用,为数不少的科研负责人因虚列支出被定罪,引发社会的高度关注;另一边,科研人员也在叫屈,经费管理过于僵化,经费下发滞后报销繁琐,这种“有心无力”也加剧了种种乱象的滋生。东南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原科技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吕乃基表示,贪污科研经费如何定义一定程度上也取决于规则的制定。“如果规则本身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和科研工作的特殊性,这个行为肯定是有问题的;但如果规则本身不完善,对科研工作者创造性的劳动不予承认,这样的犯规很多,那么对规则的突破背后也有制度的原因。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FAST工程副经理兼办公室主任张蜀新表示,此次招聘为聘用制,但在工作相应年限后,表现优秀者可入编。至于薪酬,工资加驻地补贴,每年可以达到10万左右。张蜀新说,希望这一轮招聘能取得理想的效果。此前,FAST公开招聘过一轮,但只招到半数科研人才,与预期相去甚远。“来的人不多,选择面窄。”为什么10万年薪招不到人?张蜀新分析,除了宣传不到位外,很多人可能会认为驻地偏僻、条件艰苦,一般情况下,科研人员驻地半个月后才能回趟家,会和家人长期分居两地,而且FAST验收后,工作不像建设期和调试期那么有挑战性,可能会比较枯燥。

课题需要申报,科研人员处理的事务增多。专家表示,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设有统一的科研经费申请机构,而我国资助来源则更多元,除了发改委、财政部、科技部、教育部、中科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等机构,几乎每个行业的管理部门都可以是课题资助方。不同渠道经费的申请和管理难以协调,客观上加大科研经费的管理难度。科技经费还有竞争性与非竞争性之分。当前,大部分科研经费是竞争性经费,需要通过申请过程中的竞争来获得资助;而面向国家需求的,一般属于非竞争性的科研工作,有时通过指令来申报。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审计室主任汪德华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社科类科研经费管理制度不科学且不符合实际的问题,已经严重阻碍了社科类科研创新。重视这些问题,并能实事求是地修订相关制度,是提升科研人员积极性、创建创新大国的必要措施。”科研经费预算编制不科学?“人家外国的科研管理看成果,你只要成果做好了,不太管钱怎么花,花钱也没有时间限制和严格的比例分配。在我国,社科类科研经费管理制度很严格,虽然有课题经费,但如何花钱变成了一个难题。

二十二、在研项目能否执行新的规定?为做好政策衔接,对于国家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在研项目适用新政策的问题,区分以下两种情况:一是文件发布时,项目执行期已结束、进入结题验收环节的项目,按照原政策执行,不作调整。二是尚在执行期内的项目,由项目承担单位统筹考虑本单位实际情况,并与科研人员充分协商后,在项目预算总额不变的前提下,自主选择在研项目间接费用和绩效支出安排、预算科目调剂等是否执行有关新规定。如执行新规定,需履行单位内部有关调整审批程序,并符合预算调剂的有关规定。

一方面,强化项目承担单位的法人责任,规范资金管理。项目承担单位要认真落实国家有关政策规定,按照权责一致的要求,强化自我约束和自我规范,制定内部管理办法,落实项目预算调剂、间接费用统筹使用、劳务费分配管理、结余资金使用等管理权限。同时要加强预算审核把关,规范财务支出行为,完善内部风险防控机制,强化资金使用绩效评价;实行内部公开制度,主动公开项目预算、预算调剂、资金使用(重点是间接费用、外拨资金、结余资金使用)、研究成果等情况。

“几个大佬拿项目,拿到大笔经费再转包给同事或自己带的学生做。”一名高校科研人员说,一个立项资金200万元的项目,分给别人去做,可能就给他们180万元经费。他坦言,年轻的老师往往只能申请到“豆腐块”项目。在华东地区从事信息科学研究的一名青年科研人员说,自己的导师是某科研院所所长,业内有一定知名度,与相关部门关系到位,自然容易拿到数额巨大的项目。拿到项目后,再找几家外面公司和学生一起做。假分包钻空子,项目资金有流失隐忧目前,项目分包自有其存在理由。

机提额 李顺波 大品

上一篇: 云南旱涝急转 自然灾害频发致42人遇难

下一篇: 国新办:中国政府对互联网态度开放 愿与各国合作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2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