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让中国科研人员“名利双收”的“21条”


 发布时间:2020-11-25 19:21:23

要打通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最后一公里”的障碍,必须以利益分配为导向,充分调动科研单位和科研人员的积极性,让创新主体自主转让科技成果,让科技成果堂堂正正地走出“深闺”,与经济对接,与市场共舞,发挥其创造驱动作用,以勃发的生机促进经济增长。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国家应有政策支持。198

《通知》提出了四个方面的政策措施。一是优化科研项目和经费管理。简化科研项目申报和过程管理,加快完善国家科技管理信息系统,推行“材料一次报送”制度,合并财务验收和技术验收。赋予科研人员和科研单位更大科研自主权,科研人员可以在研究方向不变、不降低申报指标的前提下自主调整技术路线,将直接费用中除设备费外的其他科目费用调剂权全部下放项目承担单位。二是完善有利于创新的评价激励制度。优化整合科技领域人才计划,切实精简人才“帽子”,开展科技人才计划申报查重工作,不得将人才“帽子”同物质利益直接挂钩。

冰启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中国科学院第十八次院士大会和中国工程院第十三次院士大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5月30日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要让领衔科技专家有职有权,有更大的技术路线决策权、更大的经费支配权、更大的资源调动权。政府科技管理部门要抓战略、抓规划、抓政策、抓服务,发挥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建制化优势。同一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九大第二次全体会发表重要讲话,也指出,要推进科技领域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在选人用人、成果处置、薪酬分配等方面,给科研院所和高校开展科研更大自主权。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曾杰教授研究团队近日以铂为原料,构筑出一种新型催化剂,该催化剂可将二氧化碳高效转化为甲醇。甲醇不仅是化学工业基础原料,还是一种清洁液体燃料。科研人员介绍,在这种新型催化剂中,铂以原子级别分散在载体表面,从而实现了最大化的贵金属原子利用率,有效降低了材料成本。科研人员还发现,在二氧化碳加氢制甲醇反应中,两个近邻铂原子的催化活性远高于两个孤立铂原子的活性之和。针对这种“1+1>2”的现象,他们创造性地提出了“单中心近邻原子协同催化”这一新概念,突破了人们对单原子之间互不干扰的传统认识。(完)。

“客观来讲,新政策的改进是相当大的。”陈方杰表示,新政策放宽了,更好地保障了科研人员的利益,提高了他们积极性。一些“死线”被撤销,比如改进了结转结余资金留用处理方式,这也避免了“一到年底就突击花钱”的尴尬。但他同时指出,衡量制度好坏,一方面要看文本,一方面要看具体执行。“现在总体上来说,国家在科研经费的管理和监督上是收紧的,但制度的变革比如具体的比例和福利方面实际是放松的。对于这个新政策执行的具体尺度,高校存在一定的空间和试探摸索期。

声明一出,迅速引来众多同行和网友点赞,慨叹先生此举彰显了“高逸学者之风”。而当记者向裘老求证此事,他只是淡然回答:“这是做学问的正常态度,没什么大不了。”面对点赞,裘老轻描淡写不以为意,更显先生纯粹的治学精神。一句简单的“我错了”,若非拥有巨大的学术勇气,恐怕很难讲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说,裘老的这则声明,更像是给广大科研工作者上的一堂学术伦理课。从中我们可以学习到一名合格治学者唯真是求的学术品格:即便出错是因为史料更新等客观局限,也要在发现后第一时间认错;即便年逾八旬却依然密切关注研究方向的最新动态,生怕自己的错误被他人误用。

高校和科研院所要根据国家科技体制改革要求,制定完善本单位科研、人事、财务、成果转化、科研诚信等具体管理办法,强化服务意识,推行一站式服务,让科研人员少跑腿。强化科研人员主体地位,在充分信任基础上赋予更大的人财物支配权,强化责任和诚信意识,对严重违背科研诚信要求的,实行终身追究、联合惩戒。(十六)完善鼓励法人担当负责的考核激励机制。以科研机构评估为统领,协调推进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相关工作,形成合力,压实项目承担单位对科研项目和人才的管理责任。

那为什么高校科研人员还在犹豫? “国家导向性政策出台后,在落地的最后一公里,仍缺乏有针对性的扶持细则。”天津大学宣怀学院副院长、博导邹强认为,政策没有问题,问题在于落实。现在特别需要对导向性政策的权威解读,目的就是要先设定出明确的法律边界,“让法律来保证科研人员在政策执行中的各项行为不跑偏”。“政策太多,有的放、有的管,之间逻辑关系不清晰,谁敢随便动?”看到“放开高校教师兼职兼薪”的新政,一位高校学院的院长笑称,“也不知自己该不该做,干脆先不做”。

有听众在后台提问,说自己的痛苦源于不想做科研,但出于现实考虑又不得不做科研。徐凯文直言,不要将所有的痛苦都用“抑郁”去解释,很难想象一个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能快乐。所以,做科研工作并不是某些科研工作者“抑郁”的根源。但更容易焦虑的科研人员群体,却常常在自己陷入焦虑时不知所措。“不管你是不是患有抑郁症,寻求帮助,都是正确的做法。”王怡蕊说。专家提醒,对于专注于科研工作、少与外界打交道的人来说,找到合适的方法解决心理问题尤其重要,方法包括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但“抑郁”不能用来解释一切,吃药也不是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李松蔚举了个例子:一名诊断为抑郁症的妻子向丈夫寻求关心,而丈夫的反应却是——你病了,今天按时吃药了吗?“当走到另外一极,把问题归结为生理性因素,你就失去了对一个人全面的感知和理解。”。

在我国科研单位分为几种,“一些机构不仅承担着科研工作,同时也带有事业单位的性质,这样在落实方面就会较难进行。据我所知,一些单位最近有推进‘三严三实’,‘两学一做’内容,有些单位可能已经规定相关人员工作人员不能进行兼职,所以这部分内容可能有些矛盾,需要未来尽快出台一些详细的政策内容去明确如何实施。”王家卓说。此次意见内容还提出,科研机构、高校应当规定或与科研人员约定兼职的权利和义务,实行科研人员兼职公示制度,兼职行为不得泄露本单位技术秘密,损害或侵占本单位合法权益,违反承担的社会责任。对此,王家卓认为,应该出台更细致的实施细则,例如科研事业单位级别较高的干部应该如何兼职和取酬。只有出台细则之后,才能真正解决一些科研人员的后顾之忧。

机提额 苏眉鱼 欧阳修

上一篇: 重庆大学国际文化节2019

下一篇: 近四个月全国火灾造成财产损失同比下降超九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9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