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减法”就是做“加法”


 发布时间:2020-11-26 12:41:56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这些年她的提案大多与科研经费管理相关,今年她又带来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国家科研管理制度,实现科学研究受益权》的提案。甄贞提出,随着相关文件的陆续出台,国家科研资助管理方式在逐步改变,但相关法律体系、政策规范、管理机制还不健全,保障力度还有待增强,与审计、纪检监察等

紧接着,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了《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提出逐步提高科研人员收入水平,鼓励科研人员通过科技成果转化获得合理收入,并允许科研人员从事兼职工作获得合法收入。根据上述《若干意见》,未来,科研人员的基本工资将稳定提高,绩效工资分配激励力度将加大,科研人员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分享比例也将提高。经单位同意,还可以到企业和其他科研机构、高校、社会组织等兼职并取得合法报酬,甚至可以离岗从事科技成果转化等创新创业活动。

“很多单位2009年承担了科研任务,2010年需要结题,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拿到科研经费。”科技界委员周玉梅正为科研经费“那点事儿”着急上火。“目前,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当年的经费要到年底12月才能到账,而且经费下达后,要在四周之内用完,这完全不符合科研规律。”陶化成委员对此也有相同的看法,他说,科研经费下拨迟缓,多数要到每年12月才下拨。另外,科研人员和科研经费比例不合理,2008年我国科研经费为4000多亿元,排世界前六位,而科研人头费却不足国外的1/10,严重影响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和科研队伍的稳定性,也不利于人才引进。

2019年,院方裁撤了技术生物与农业工程研究所、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应用技术研究所这3个科研单元。其中,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设在常州。被裁撤后,该所部分课题组并入其他所。在知乎上,一名疑似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职工写道:“我们所在装备制造业自主创新方面做得还是很不错的,为常州当地的产业经济作出不少贡献。不知新上任的院领导是不是看不上我们产业化,十几年的老所说撤销就撤销了。虽然给所长安了一个新位子,也算是安抚好了,可我们底下这么多人何去何从?”6月30日,记者采访了先进制造技术所综合办主任杨慧,他表示,该所是中科院合肥研究院与常州市科教城的共建项目。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王家卓也表示,此次国家出台的政策是具有积极的作用,但是国家应该尽快出台实施细则,否则对一些具有事业性质的科研单位推行起来略有难度。允许科研人员、高校教师兼职原因何在?此次《意见》为何会提出“允许科研人员或高校教师进行兼职”?在朱巍看来,该内容符合科研人员和高校老师要多服务社会的提倡,尤其是高校老师,一年有三个多月的假期,加上平时不上课的时间,时间比较充裕,不允许老师兼职实际是不公平的,不兼职其实也是一种资源浪费。

郭华从事的是基础研究,争取来的项目绝大部分是国家下拨经费的纵向课题。而纵向课题目前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人员相关费用的预算比例过低。我国的科研经费管理办法明确指出,纵向课题经费大多数只能用来购买仪器设备和支付材料费,以及支付项目组临时人员的劳务费和专家咨询费。正式的科研人员不允许从中支付工资、奖金和加班费。而能够支出的劳务费比例很低,往往在10%—15%。由于纵向课题没有人头费,大部分科研机构只能用诸如提高收取房租、水电费、试验用地费及材料费等方式,从科研经费中“划拨”出部分经费(管理费),用于发放单位科研人员的工资及各种津补贴。

实验室里认真工作的科研人员 薛宇舸/摄游击战帽子战审批战:科研人员还坐得住吗?我国正快马加鞭建设创新型国家。2016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11%,超过欧盟15个初创国家的平均水平2.08%。然而,与经费投入力度持续加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科研领域尚存一系列久治不愈的怪现象。游击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冷门前沿领域没人敢做“美国在许多领域引领世界科研潮流,它先挖一个‘坑’,愿者上钩,拿钱进来,再由它分配资源。

一是明确了国家设立的高校和科研院所自主决定转移其持有的科技成果;二是简政放权,原则上不需审批或备案;三是鼓励优先向中小微企业转移成果,支持设立专业化技术转移机构。“目前,创业队伍中科研人员不多,有过硬科技成果的更不多。鼓励科技成果向中小微企业转移,有利于提升科技对整体经济的引领和支撑作用,加速我国发展方式转型升级。”汪斌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教授王成社表示,去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修改后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

本报记者 李 贞近日,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指出,要推动形成体现增加知识价值的收入分配机制,扩大科研机构、高校收入分配自主权,允许科研人员和教师依法依规适度兼职兼薪,加强科技成果产权对科研人员的长期激励等。该意见甫一出台,即引发了热议。对此,国务院新闻办日前举办发布会,做了权威解读。目标导向:革新收入分配一切创新活动、科技活动首先要依靠人才。通过发挥收入分配政策的激励导向作用,让智力劳动获得合理的回报,有利于调动广大科技人员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对于建设创新型国家和科技强国更具有重要意义。

科技日报:在您眼中科学精神的核心内涵是什么?潘忠礼:人们对科学精神有着诸多的定义,我认为,科研人员所秉持精神的最重要的内涵是诚实,同时还有探索和挑战的勇气。具体体现在对科学研究的好奇心,寻根问底,循序渐进,系统性地寻找答案。自身修养与外部环境缺一不可科技日报:认可科学精神是一回事,在实际工作中践行科学精神又是一回事,作为一名科研人员,怎样才能在科研实践中切实践行您眼中的科学精神呢?潘忠礼:要在科研过程中践行科学精神,其实很不容易,需要科研人员自身具有对科学知识的热切渴求和良好的科学态度,当然同时也需要良好的外部环境支持。

油管 有机界 碳税

上一篇: 李源潮:中国愿与亚洲同呼吸共命运 合作共赢

下一篇: 在亚洲里中国有多少个邻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