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选择理论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发布时间:2021-04-12 05:41:35

她只能跟着感觉走,而感觉却是个瞬息万变的东西。最后,不能不提到学术腐败在国际上给中国带来的信誉损失。中国的和平发展正在深刻改变着整个世界的利益格局,在国际交往中也就面临着种种人为的困难和障碍,每一个中国人对此都有一定的感受。这个世界确实存在顽固的反华势力,更存在大量的对中国缺乏最

污染问题的本质是发展问题,铁腕治污既要有火烧眉毛的紧迫感,更要有积跬步至千里的理性和耐心。只要治理的方向正确、措施得力、力度没减,哪怕某一两个月空气质量反而大不如前,也不必自乱阵脚说狠话,更不能弄虚作假乱投医。当然,让为政者不靠说狠话治污,还有待更理性宽容的社会氛围。比如普及治污常识,纾解民众急躁情绪,让大家都能静下心来,一步一个脚印,科学治理空气污染这种“慢性病”。同时,上级主管部门考核评比更不能急功近利——要是下大力气狠抓产业调整了,环境质量“退一步”是为了今后“进两步”,那么这样的“变差”就不应被批评追责,而应当得到鼓励和支持。

同时,即使从微观层面考量,鉴于时下“独生子女”对孩子和家庭带来的种种负面影响,放开“单独二胎”同样不失为“优生优育”政策的合理延续。孩子们在“有伴”的家庭环境中成长,或许对其性格的形成与人格的完善不无裨益。因此,符合条件的夫妇更应从多个层面认知“单独二胎”的政策善意。尽管“生与不生”乃公民权利,别人不便过度置喙。但透过人们对“单独二胎”的不同反应,政府及社会还需认真反思,尤其注重与此项利好政策推行的配套措施衔接,致力于对生育者的压力缓解和成本降低。家庭养育成本应部分社会化,政府应承担更多的生育成本。这不仅是将好事办好的政策落实必需,更对巩固计生成果,放大和弘扬民众理性生育观具有现实意义。(张玉胜)。

中华民族生性温和但理性不够,原因在于几千年封建统治推行的是愚民政策,导致民众缺少独立思考能力,这一点与经历了文艺复兴的西方国家比较更突出。“顺民”在封闭的社会确有利于管理,有利于社会稳定,但“顺民”不经过启蒙,不增强辩证思维能力,直接进入开放的社会,必将因无法承受个人权力急剧放大而失控,或被操纵,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成了感性替代理性的“暴民”。而且中国文化不是一个妥协的、协商的文化,而是“胜者王侯败者贼”、“赢家通吃”的价值观盛行,这就导致矛盾产生后无法化解。

“两高”新近出台司法解释,正是意在厘清网络话语表达的法律边界,划定网络公民活动的法律底线,依法、准确打击犯罪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护网民的表达权利,保障公民的言论空间。文明,也意味着表达的建设理性。我们不是冷眼旁观社会的看客,而是背负生活梦想的行者。激发发展自由,保障社会公平,推进政治清明,我们不能轻易地将自己的权利让渡,也不能轻易地将自己的使命放下。我们正处于历史转型期,聆听了经济奇迹的赞叹,也平添着社会忧患的意识:矛盾正在积聚,挑战更加严峻,“刘易斯拐点”“中等收入陷阱”都是不可回避的拷问。

当个体理性和制度理性发生冲突时,湖南涟源48名安监员集体辞职就是可以想象的事实了。“安监员请辞”的实质是“安监员难当”的折射,是制度难以有效落地的必然。当一味指责个体理性成为借口时,笔者以为,我们不能忘记正是制度理性的错位才导致了这种怪象的出现。这让笔者想到了舆论关注的“晋官难当”现象。在笔者看来,二者的逻辑如出一辙,都是制度理性后退而个体理性前移的结果。面对矿难,我们不仅有“晋官难当”、“ 安监员请辞”,还有“矿主赚钱、矿工受难、政府埋单”的恶性逻辑,更有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的质问:“我们有法,为什么不去管,为什么就不敢管?”因此,与其追问“安监员请辞”的原因,不如探究制度理性是如何一步步隐退而个体理性如何不可靠的。这是问题的本质所在。从“晋官难当”到“安监员请辞”的制度反讽,从深层次来说,就是对制度理性的呼唤。(朱四倍 作者系教师)。

所以大凡有志者,都能够准确把握自己的生活之“度”、消费之“度”。有“度”则安,无“度”则乱;有“度”则成,无“度”则败。“度”是一种约束,也是一种保障。“新节俭主义”与时下的扩大内需、拉动消费并不矛盾。“新节俭主义”同样支持消费。只是提醒人们真正把钱花在刀刃上。比如,你又想买车,又想买房,又想旅游,又想穿名牌服装,那么就要在脑海里理清,哪个是主要目标,哪个是次要目标,哪个是次次要目标。只有找准个人生活中的支点,才能撬起自己最大的快乐。

法治的要义,在于法理为先,而不是情理先行。富人冒领保障房,和穷人冒用医保卡,身份标签上有别,但是非界定上并无二样。我们可以反思医保监管的疏漏、可以追问穷人保障的短板,但对于既定的法条,如果缺乏恪守与信仰的笃实之心,社会恐怕就难有稳态的秩序。此案也再次告诫我们:医保资金不是唐僧肉,冒用医保卡涉嫌犯罪,并不是糊里糊涂的“家务事”。当然,即便从情理上看,冒用他人社保,站到了诚实信用的对立面,起码并不值得鼓励和原谅;而法院在具体量刑的时候,遵循了“从轻处罚”原则,虽是刑罚,罚单较轻,也彰显了“法不外乎情”的一面。“冒用医保卡”本质属于违法诈骗——厘清这个前提,我们才能理性判断刑罚里的冷与暖。邓海建。

“新节俭主义”并不反对享受。人为什么要工作?为什么要努力?为什么要创造?就是为了过上好生活。好生活不仅是一个目标,而且是一种动力。生产是为了消费,劳动是为了收获。富足和时尚的生活,可以给人带来无比的愉悦和快乐。所以当有能力、有机会、有兴趣满足自我的时候,改善生活之举未可厚非。比如旅游,几千块钱玩几天,打起背包就可出发。“新节俭主义”倡导的是理性消费。这个理性,就是根据自己的岗位、收入、情趣、预期等所交织成的“度”。“度”虽然可以打破,却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二是冒用家人的医保卡,不说比比皆是,起码也是司空见惯。既然法不责众,那么,任何依法追究责任,看起来都像在挑软柿子捏。不过,冒用家人的医保卡,性质上显然不好等同于挪用家人的零钱包。一声“穷人的悲哀”,看似温情脉脉,不过是混淆是非的捣糨糊。首先,冒用医保卡本质是骗取国家财物。若真默许了“一人持保、全家用药”的乱象,大家都去钻空子,或者都以贫穷的名义不缴费、只拿钱,亏空的医保资源,迟早连救命的兜底责任都承载不起。离开了可持续性谈医保,最后受害的会是富人吗?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魅唱 屈氏 净手

上一篇: 中国农民工工资近年增长较快 去年月均收入2609元

下一篇: 7月将开展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专项督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2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