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侵权 民法典如何定分止争?


 发布时间:2021-03-03 13:59:35

众所周知,民法典乃是衡量一个国家法治文明程度的关键标志,被誉为经典之作的《法国民法典》《德国民法典》,至今仍享有世界级声誉。尽管西风东渐,自1911年《大清民律草案》始,拉开了中国民法典起草的序章,但1954年、1962年、1979年、2001年,新中国四度启动民法典制定,却因种

”孟强说。看点六:针对性骚扰作出规定针对社会各界反映强烈的性骚扰问题,人格权编草案作出了明确规定。草案规定,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行动或者利用从属关系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用人单位应当在工作场所采取合理的预防、投诉、处置等措施,预防和制止性骚扰行为。谢鸿飞表示,这意味着用人单位如果没有建立预防、制止性骚扰的机制,就要对受害人承担责任,“从而促使用人单位履行义务,减少和遏制性骚扰行为的发生”。

民法典颁布实施,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解决了民事法治建设的所有问题,仍然有许多问题需要在实践中检验、探索,还需要不断配套、补充、细化。要坚持问题导向,在新的实践基础上推动民法典不断完善和发展。文章指出,要加强民法典执法司法活动。各级政府要以保证民法典有效实施为重要抓手推进法治政府建设,把民法典作为行政决策、行政管理、行政监督的重要标尺。各级司法机关要秉持公正司法,提高民事案件审判水平和效率。要充分发挥律师事务所和律师等法律专业机构、专业人员的作用,发挥人民调解、商事仲裁等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作用,多方面推进民法典实施工作。

民法典各分编草案亮相与你的生活息息相关【法眼观天下】8月27日,备受关注的民法典各分编草案首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标志着民法典编纂又迈出了重要一步。在结构上,草案新増了独立的人格权编;在内容上,草案在民事权利保障方面有许多亮点,如加强对建筑物业主权利保护,确定了居住权、优先承租权,完善了隐私权、精神损害赔偿权规定,禁止性骚扰,增加了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等。这些与公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制度设计,编者以图解形式为您一一解读。

他说:“我很快就要离开人大常委会,这十几年来我一直跟着彭真抓立法工作,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民事法的立法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共有过三次民法典立法活动。上世纪50年代初和60年代初的两次,均因政治运动而中断。1979年,彭真恢复工作后,被补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并兼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主任,再次主管立法工作。当时,王汉斌任法制委员会副秘书长,是彭真的重要助手。是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之下成立民法起草小组,开始了第三次的民法典立法活动,共有五六十位民法学家参与,至1982年5月起草了民法典草案一至四稿。

4月中旬改出了第二稿。到1982年年中,民法典的起草工作起了变化。5月7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接替彭真担任法制委员会主任的习仲勋,主持法制委员会主任办公会议,讨论民法起草小组的工作。考虑到起草进程的缓慢和现实生活的需求,会议提出,由于起草民法典的工作难度较大,民法可以不搞一次全部通过,而采取分开制定单行法律陆续通过。6月3日,习仲勋再次主持主任办公会议,听取关于民法草案(第四稿)的汇报。讨论中发生意见分歧,杨秀峰、张友渔、武新宇、顾明等人支持民法起草工作采用“零售”办法,即先单行法再民法典,而陶希晋则坚持继续“攻关”搞民法典。

民法典将由总则编和各分编组成,目前考虑分为物权编、合同编、侵权责任编、婚姻家庭编和继承编等。编纂工作按照“两步走”的思路进行:第一步,编纂民法典总则编,即提请本次会议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第二步,编纂民法典各分编,拟于2018年整体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分阶段审议后,争取于2020年将民法典各分编一并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审议通过,从而形成统一的民法典。按照进度服从质量的要求,具体工作安排可作必要调整。

草案遵循民法通则关于法人分类的基本思路,适应社会组织改革发展要求,按照法人设立目的和功能等方面的不同,将法人分为营利法人、非营利法人和特别法人3类(草案第三章第二节、第三节、第四节)。对营利法人和非营利法人,草案只列举了几种比较典型的具体类型,对现实生活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出现的其他法人组织,可以按照其特征,分别归入营利法人或者非营利法人。对特别法人,草案规定了以下几种情况:一是机关法人。机关设立的目的是履行公共管理等职能,这与其他法人组织存在明显差别。

“损害生态环境要惩罚性赔偿”纳入民法典分编草案新华社北京8月27日电(记者陈菲、丁小溪)27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的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增加规定了生态环境损害的惩罚性赔偿制度,明确侵权人故意违反国家规定损害生态环境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同时还明确生态环境损害的修复和赔偿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在作草案说明时指出,为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责任者严格实行赔偿制度”要求,贯彻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的决策部署,结合2017年中办国办联合印发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草案修改完善了生态环境损害责任制度。

好意同乘惹的祸,谁之过?本期涉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法条包括:[好意同乘的责任承担]第一千二百一十七条 非营运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无偿搭乘人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应当减轻其赔偿责任,但是机动车使用人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交通事故责任承担主体赔偿顺序]第一千二百一十三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先由承保机动车强制保险的保险人在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机动车商业保险的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予以赔偿;仍然不足或者没有投保机动车商业保险的,由侵权人赔偿。聚焦新中国首部民法典。

王磊 官营 回国

上一篇: 国税地税合并 中国535个市级新税务局集中统一挂牌

下一篇: 新中国国内邮政资费沿革简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2.34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