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hr喜欢哪个国家的海归


 发布时间:2021-04-17 14:18:23

资料图:中国留学生(图片源于网络)港媒称,日前有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累积有51.4%的中国留学生回国发展,有58.4%的人认为5年内就可以收回留学成本。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19日援引澎湃新闻报道,10月17日,上海市欧美同学会·上海市留学人员联合会举办了第六届留学人

此话虽有调侃味道,却揭示了一种深刻的现实。顺着上述疑问,更有必要关注的是,引进这些年轻海归,能够让他们在日后更长的学术历程中实现与现今相匹配的学术成就吗?这种担心可以体现在两个方面。作为学术明星引进来的年轻教授,能够保障他们充分的学术自由吗?国际数学大师、著名华人数学家丘成桐就曾对此表示过忧虑:在中国学术界掌握话语权的主要是院士和资深教授,他们的平均年龄差不多到70岁了。判定一个学生在学术上的研究结果,提拔优秀的年轻学者,生杀大权往往掌控在这些年老学者手中。

留学爱尔兰、2012年回国的冯志刚,如今担任长沙亚马逊AWS联合孵化器运营副总经理。他说,近年回国创业的留学人员数量持续增长。2016年,中国留学人员意向回国创业的人数创历年新高,高学历、高层次人才占比明显提升。而且不难发现,这一轮海归潮中,来自欧美等发达地区的创新型人才更多,知识层次更高。创造生物药多个“中国第一”的俞德超,2011年在苏州工业园区创办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从美国回来的埃派克森微电子(上海)公司董事长高勇,回国创业致力于高性能光电导航系统级芯片及相关开发,拥有业界领先的核心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全球专利100多项。

在这样的形势下,留学是否仍是值得投资的“镀金”方式?八成留学生选择回国,海归不再是“香饽饽”今年年中,在澳大利亚留学并留下工作的施木瑶决定回国。虽然挣得不算少,文案相关的工作也不算太累,一年三四十天的假期更是能让她来几个“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是按她的话说,在澳大利亚总是过着“多年如一日的中老年生活”,生活没有新意,还是回国“有意思”。然而,观望了半年的施木瑶至今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我一直在找北京的工作,但是能接收我的公司,工资只相当于我在澳大利亚的工资零头。

”启德教育发布的《2014海归就业力调查报告》调查结果也显示,约96%的海归都有拒绝工作OFFER(入职通知)的经历,其中约62.7%的海归是因为收入不理想。记者采访发现,当前留学主要集中在海外普通高校的经济管理、语言艺术等商科类和社会科学类学科,或者知名学校的心理学、宗教学等冷门学科,导致求职扎堆热门岗位,或者所学专业与国内就业难匹配。同时,一些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后,将留学教育当成重要产业来支持,需要大量留学生支付学费来支持教育机构运营,留学几乎“零门槛”,也让海外留学教育质量难以保证。

郭枫认为,高端人才自身拥有高度的财务自由和流动性,单纯靠物质条件并不能左右其真实流向;“筑巢引凤”中的“巢”,应逐渐从一个单纯的物质环境转变为由人构建的团队环境。这样的“巢”如同磁石一般不可抗拒地吸引着高端人才。那么,如何真正建立这个磁石般的“巢”呢?郭枫认为需要放开眼光,从长计议。“雄安新区一定会分阶段、分步骤地逐渐形成最初赋予它的职能和功能。”郭枫说,“ 城市基建不等同于城市发展。改变城市面貌相对容易,但构建城市生态,寻找城市动能,寻找城市精神需要一个过程。

因中外社会环境、教育体制等方面的差异,海归在回国找工作时难免会有一些不知所措,如果对个人的职业发展缺乏明确的规划,就会更感茫然。但是,这种普遍存在的迷茫现象又是隐形的。在互联网上查询,可以找到许多“迷茫”的实例,但对此却少有专门的研究。这种持续时间或长或短、程度或轻或重的抑郁情绪,给海归带来了困扰,浪费了个人和社会资源。许多海归将这个“迷茫”的阶段描述为“干啥都没有劲头”“怀疑自己能力”“感到自己出去留学是白费钱”“羞于提起自己出国留学经历”,甚至“不愿出门”。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巩万表示,虽然中国已进入智力回流期,即外流率继续缓慢增加,回流率迅速增加,但获得博士学位又有相应研究或其他工作经历的高层次留学人才的回流率仍然处于较低水平。■回国就业手续太繁杂在记者的采访中,无论是已经回国的“海归”,还是目前在国外工作的留学生,都表示了对国内政策环境的关注。“别看我现在美国,对三中全会的了解一点儿不比国内同学差。”小苗笑称。不过,这些“海归”都不约而同地表示,现在留学生回国就业还存在许多困难。“基本没有什么机构为我们提供对接的就业服务工作,回国就业的手续非常繁杂。如果毕业时间赶不上留学服务中心的春秋招聘会,就只能自己投简历,但是回国参加笔试和面试又非常麻烦。”小安表示。小张则表示,虽然目前国家对“海归”有优惠落户政策,但是实际操作起来,企业会遇到比较大的阻力。巩万建议,国家应通过实施激励措施,以进一步消除户籍等障碍,吸引高层次“海归”回国工作,服务国内经济社会发展。

截至2014年底,中国出国留学人数为351.84万人,留学回国人数已达180.96万人,仅2014年一年就有36.48万人回国,谈及海归人才发展机遇,智联集团首席执行官、智联卓聘创始人郭盛表示,目前海归的就业形势整体比较乐观,一线城市为海归创业就业首选,但海归仍然需要时间来适应国内就业和创业的环境。本次论坛设置五场分论坛,分别以“人才强国、创新驱动与海归发展机遇”、“当今中国就业市场下的海归技能优势”、“互联网+与海归创新创业”、“政府如何为留学人员服务”、“新生代海归如何进行实践创新”为主题展开讨论,500多名来自海内外的留学人员和欧美同学会会员以及来自官、产、学各界精英汇聚一堂,分享海归创新理念,探寻创业中国趋势。中国留学人员创新创业论坛至今已成功举办九届,数千名来自海内外的留学人员参加了历届论坛。(完)。

数学界 赤嘴 恋尸

上一篇: 2019年中国有多少场马拉松

下一篇: 暨南大学的会计学在国内地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09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