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集成电路加工工艺线有哪些


 发布时间:2020-10-23 13:29:55

国内芯片技术为什么会被“掐脖子”中兴事件让中国在通讯技术上的困境浮出水面。集成电路的从业者们知道,中国在高端芯片行业缺乏自主创新能力,是行业的一颗定时炸弹。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统计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的产品国内自给率仅为38.7%。根据海关总署数据,集成电路进口额从2

芯片人才缺口40万 “头重脚轻”“本质上都是在教学生怎么用计算机,而不是教学生怎么造计算机。就像汽车专业教了一堆驾驶员一样。”谈起芯片人才话题,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龙芯”处理器负责人胡伟武有很多话说。在他看来,我国的芯片产业人才培养极不平衡,大多数人才都集中在技术应用层面,但研究算法、芯片等底层系统的人才太少。他随手就举了一个现实的例子: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在用Java编程,相应的人才储备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但研究Java虚拟机(在实际的计算机上仿真模拟各种计算机功能的抽象化计算机)的人才非常少,“我2010年办企业的时候连10个人都不到”,而今天全国可能仍不超过100个。

而在半导体行业,国内的许多资本都是哪里风险小,哪里回报快,就往哪里投,真正进入初创企业的资本很少。去年,唐德明开始和一些半导体行业人士在资本领域布局,成立了一家私募股权基金公司,针对半导体行业的小企业进行投资。在他看来,社会资本之所以对这个领域兴趣不高,一方面是因为半导体行业技术太专业,不是行业人士看不懂项目;另一方面,半导体行业的回报周期长,风险投资不愿意进入晶圆制造业。唐德明认为,社会资本应该和国家大基金形成相互补充的力量,让更多的资本投入到一些中小企业。

同时积极创建全球化布局,组织资金开展海外项目并购,实现集成电路先进项目和技术的引进。此外,亦庄国投还搭建有全方位、全流程的亦庄母基金体系,布局集成电路全产业链。截至2017年2月底,亦庄国投母基金体系累计成立集成电路领域基金超10只、基金总规模1600亿元。在此次展览中,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内的众多集成电路企业也带来了不少“干货”。其中,北京集创北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展示了ALL-in-one小尺寸LCD驱动芯片ICN9706,这是国内首颗支持高清分辨率、驱动与TCON合二为一,同时支持手机和平板的LCD驱动芯片。

“TD-LTE/SCDMA”、自主的手机芯片等方面相关技术已经开始商用,并占据了一定的份额。万钢: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处理器及控制器、存储器等一些集成电路的高端芯片,目前在全世界生产只有少数几家企业才能够制成,形成了一个全球的市场。这一是和我们国家起步比较晚有关,另外一个也跟投入有关。万钢:比如电子与信息领域三个重大专项,从2008年到2013年累计的中央财政投入大概是290亿人民币左右,而英特尔和微软两家公司仅在2013年研发投入就达236亿美元。

中国新闻周刊:那你认为这类核心技术落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怎样推进发展呢?邓中翰:很多领导、专家都谈过“两张皮”问题,即经济与科技相脱节的问题,换句话说,我国在科技领域取得的成果没有体现在促进经济发展上。近年来,我国科研投入年均增长达到20%,但是突破性原创性的成果不多,科技成果转化率不到20%,我国的高技术产品主要依赖国外。与此同时,我国一些优秀的自主创新成果没有得到充分应用。我想,一个国家在长期大量投入一些关键领域而不能取得突破的时候,我们可能要换个思维,换个角度。

我的具体研究工作是低功耗半导体新器件及其应用。功耗是集成电路发展的核心瓶颈问题,也是集成电路未来持续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我在这个领域坚持了20多年,体会是科研需要长期积累、需要全情投入,当你无限热爱你的工作时,总会有灵感迸发的那一刻,找到解决问题的独特方法。我们从基本物理出发,巧妙解决问题,同时保证可集成化,在超低功耗新原理超陡器件、高性能低功耗新结构围栅器件、新型超低功耗神经形态器件以及影响功耗的器件波动性可靠性表征技术方面做出了系统性、开创性贡献,相关成果转移到国内最先进的IC 制造公司和国内排名第一的IC设计公司,提升了我国集成电路技术的原始创新能力。创新时代,各种新技术风起云涌,我们科研人员应以国家需求为己任,耐得住寂寞,经得起繁华,共同营造以解决实际问题为最大自豪感的氛围和生态,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贡献自己的力量。(作者:黄如,系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院长)。

奴比 工段长 葵儿

上一篇: 专家:保护长江亟待整合多部门监测站网与共享数据

下一篇: 北京市十四届人大五次会议闭幕 代表聚焦民生关注政策落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