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影视”的根源何在?


 发布时间:2020-10-01 11:56:02

要严格监督管理,严禁使用或变相使用公款支付烟草消费开支。……这样严厉的措辞,来自于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中央这一次改进作风的靶子,指向了领导干部手中的烟。两办的通知一下,地方版控烟禁烟新规迅速跟进,不少省市陆续出台

从已经实施控烟法规的城市来看,公共场所禁烟成效显著。2015年,北京市施行“史上最严控烟令”,在“带顶”和“带盖”的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据北京市健康促进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消息显示,控烟3年后,北京市成人吸烟率为22.3%,吸烟人群减少约20万人。在场所方面,医疗机构、学校和宾馆的禁烟率最高。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此前,中国政府控烟履约领导小组由八部委共同组成,其中工信部是控烟履约领导小组组长单位。今年政府机构改革国家控烟履约的职责重新划分,由国家卫健委担任控烟履约组长单位。

中国烟鬼烟盲世界第一此次控烟大会在开幕前举行了“死亡钟”揭幕仪式。这座数字不断跳动的电子钟显示:全球约每6秒钟就有一人因烟草而死去;自1999年10月25日启动《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协商以来,全球已有超过4000万人死于与烟草相关的疾病。《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是在世卫组织支持下磋商制定的第一份条约,于2003年5月通过,目前已有160个缔约方——193个世卫组织成员中的159个国家和欧洲共同体。2006年1月9日,公约在中国正式生效。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教授杰弗瑞·方与中国疾控中心联合进行的调查显示,中国吸烟者中有戒烟计划者的比例在14个国家中是最低的。中国公众对吸烟有害的知识不足,比如只有16%的人知道吸烟会导致阳痿。“把狐狸赶出鸡笼”中国控烟之难不仅在于吸烟者为数众多,还在于中国特殊的体制——烟草业政企合一,国家烟草专卖局与中国烟草总公司虽两块牌子,实则一套人马。在其网站首页上方,国家烟草专卖局与中国烟草总公司的全称并排而立,一目了然。

中新网12月10日电 国家卫生计生委今日举行发布会介绍控烟法制化建设情况。卫计委宣传司副司长姚宏文指出,全国吸烟人数超过3亿,15岁以上的人群吸烟率为28.1%,7.4亿非吸烟人群遭受二手烟的危害,烟草消费带来了沉重的疾病负担。姚宏文称,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也是受烟草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全国吸烟人数超过3亿,15岁以上的人群吸烟率为28.1%,7.4亿非吸烟人群遭受二手烟的危害,烟草消费带来了沉重的疾病负担。

提高烟草税是堪称范本的、双赢的公共卫生政策。世卫组织这份最新报告指出,世界各国展开了数百项研究,分析烟草税和烟草价格对烟草使用的影响。在中低收入国家,烟草产品提价10%可使吸烟率降低8%之多。这一效果在青少年中尤为突出,因为他们对价格变化最为敏感。2015年5月,中国财政部宣布调整中国的烟草税——将卷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由5%提高至11%,并按0.005元/支加征从量税(相当于每包20支烟加征0.1元从量税)。虽然此次提税的实际效果尚待观察,但世卫组织初步分析,中国的烟草产品零售价有望上涨7-10%。各种税收之和在烟草零售价中的占比有可能从50%上涨到54%左右。世卫组织认为,此举对于降低总体卷烟消费将会产生适度但仍可测量到的影响。(完)。

“《慈善法(草案)》没有规定违法宣传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也没有在政府鼓励慈善捐赠措施的条款里将烟草捐赠排除在外,使得烟草企业可以利用捐赠赞助活动达到宣传烟草制品、吸引青少年吸烟的目的。”许桂华说。据中国控烟协会于2014年、2015年两次对烟草业捐赠活动为期100天的不完全监测结果显示,2014年有77起捐赠活动,2015年为89起。其中扶贫助困救灾、捐资助学活动2015年较2014年分别上升了23%和155%。赵建文表示,政府可以通过进一步提高烟草税的方式,将烟草业收入以税收的形式投入到公共事业中,以此来支持慈善工作。(记者崔元磊)。

他说,现在直接的烟草广告被明禁后已较少见,但通过赞助、促销、品牌延伸等变相的烟草广告手段却花样频迭,层出不穷。尤其是通过互联网等新兴媒体规避法律的限制,烟草广告在不断试图开发青少年、女性等成为烟草消费的潜在群体。“研究结果表明:烟草生产和经销者的广告费用每增加一个百分点,烟草消费的增长就从0.18%上升到0.24%。”严卫星委员指着提案上的数据,担忧满满。严卫星委员的这份提案提出:借当下《广告法》修订之机,希冀新《广告法》广泛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及促销,包括直接和间接具有促进烟草使用和消费效果的广告以及促销。

(声明:此文版权属《国际先驱导报》,任何媒体若需转载,务必经该报许可。)“当中国政府官员在讨论控烟这一公共卫生政策时,烟草公司的代表就坐在旁边。这就好像让狐狸坐在鸡笼里,讨论如何保护小鸡”国际先驱导报特派记者顾钱江发自德班(南非) 11月22日,在南非德班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WHO)《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落下帷幕。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得了一个尴尬的奖项——“烟灰缸奖”,此奖由与会的非政府组织代表评出,专门颁给控烟不积极的国家。

曹正 李烁萌 干普

上一篇: 贵州金沙拉煤车被收“超限治理费” 督查组要求整改

下一篇: 7800光年:哈勃精确测出地球与远古球状星团距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63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