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致死人数经过5年上升至140万/年


 发布时间:2020-09-21 21:39:03

但现实情况不容乐观。调查显示,588所中小学校的校园周边100米范围内存在烟草售卖点,占全部被调查学校的35.6%,售烟点共计1168处。市疾控中心认为,校园周边烟草销售点的存在,使得青少年容易获得烟草制品,是造成青少年吸烟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调查人员共对中小学校周边100米范围

这与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应当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道德底线是背道而驰的。履约控烟本应是各级政府的责任,而在公安县政府却成了烟草消费的重要推手,严重影响了政府公信力。尽管当地政府已经发布了几点声明,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政府官员能否承担起行政责任,如果相关责任者不承担责任,此事还会再次发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研究员杨杰认为,利用政府的公权力,推销烟草制品,为烟草制品做广告,违反了《广告法》的有关规定。烟草是特殊商品,吸烟有害健康已得到科学证明,政府利用公权力明目张胆的推销烟草制品是一种非常不道德的行为,虽然获得了暂时的经济利益,但必将失去政府的公信力。

违反禁令的烟民,最高将罚款200元。违规设立吸烟区的单位和机构最高可罚款3万元。北京市人大副主任孙康林表示,《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是一部严格的法律,但严格实施还需要政府倡导、监管部门严格执法、烟民自律、公共场所管理者履行义务,形成一个共同管理、公共治理体系。“《条例》的目标,是能够规范烟民依法避免在公共场所吸烟,向他人传递‘二手烟’,进而帮助烟民戒烟,最终降低全社会的吸烟率,明显减少烟草对公众健康的危害”,孙康林说。

烟草公司是有钱,烟草公司是企业,但它不是普通的企业,它是国有企业,它拥有国家赋予的特殊资源。其实不光是它,所有国企都是利用国家资源组建的,都要接受国家监管,当然不能大手大脚、奢靡浪费。那这起事件中的监管是如何落实的?2011年,全国开展了公务用车专项治理,出台了公务用车配备的标准,价格是18万以下,排量1.8升以下,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双18。这一规定虽然主要是针对党政机关,但因为国企的资产也属于国家,所以目前很多国有企业也参照党政机关的购车标准来执行。

这已是周明华第三次提出类似的建议。但这一次,他觉察出了一些不同:曾经孤身一人的自己,在今年却意外地发现了一群与自己有着共同目标的“伙伴”。14件与控烟相关的提案、议案,在数量上超过2008年全国“两会”期间的控烟提案、议案。建议和提案的内容涉及“制定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条例”、“在中小学健康教育课程中加强吸烟危害的教育”、“在迪高厅/卡拉OK厅/网吧内禁止吸烟的建议”、“创建无烟卫生机构”、“烟草产业模式转型”、“建立控烟履约工作领导小组”以及“敦促云南省烟草企业履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关于烟盒警示语的建议”等。

“今年,是中国政府签署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第十年,这十年是政府和各界人士逐步认识烟草危害的十年,是控烟呼声愈来愈强的十年,也是控烟进程缓慢的十年。”吴宜群指出,十年来中国控烟收效甚微,控烟立法,警示图形,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以及提高烟草税价等重要的控烟策略,几乎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吴宜群指出,无论关于“低害卷烟”的神话编造得如何美丽,都无法改变烟草是当前全球唯一的一种会导致使用者死亡的合法消费品的事实。她强调,履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保护健康、挽救生命,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两办要求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这是政府加大控烟力度的风向标,人民的健康权将得到更有效的保护和尊重。(完)。

然而这种一阵风式的整治是否做到令行禁止,或者彻底杜绝某种现象,就很少有人关注。以公款消费烟草为例,倘若纪监部门真的采纳了控烟协会的建议,为此下禁令,但如果没有严格的监督和惩罚机制,不从源头上把好公共财政使用的关卡,禁令也不一定遏制得了公款消费烟草的冲动和惯性。道理很简单,权威部门的明文规定、以前的三令五申都不能禁止,公众又有什么理由相信控烟协会的建议呢?既然公款消费烟草滋生了腐败,那就用党纪法纪惩处吧,这比下禁令的效果可要快得多,也实在得多。

被指帮助销售死亡新增院士名单公布后,谢剑平的名字立刻引起外界关注。谢剑平是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主攻方向是卷烟“减害降焦”研究,以开发出“神农萃取液”而闻名。烟民们恐怕对谢院士的研究成果有更直观的感受,“五叶神”卷烟选用的就是“神农萃取液”,这种神奇液体一下子挽救了几乎倒闭的“五叶神”品牌。连续三次申请后,谢剑平今年终于如愿以偿,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这是中国科技界的最高学术称号和最高荣誉称号。

中新网北京5月10日电 (记者 董子畅)中国财政部2015年宣布调整卷烟消费税至今已过去一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10日发布的提税分析,中国烟草价格有所上涨,烟草消费总量有所下降。世卫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表示,自去年5月8日中国宣布提税和采取其他多项控烟政策后,世卫组织估计,在2015年4月到2016年3月期间中国的卷烟总销量与前年同期(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相比减少了3.3%。其中最低端品牌卷烟总销量下降了5.5%,表明低收入烟民是卷烟消费量下降最明显的群体。

昨天中午,记者又来到位于中山北路上的南大附中,正值学生放学,记者看到两位刚从学校出门的学生,闪身进入了一家临近的烟酒专卖店,记者注意到出来之后,学生的手上已经多了一包白色的“中南海”香烟,而这家香烟店就距离学校20米的距离。“你知道刚才你的烟是卖给学生了吗?”记者进入店内询问老板。老板并不觉得紧张,反而质问起记者:“刚才那两个人又没穿校服,你怎么知道是学生?”随即老板便不再理睬记者的提问。质疑:“百米禁令”能否解决问题?虽然旨在保护未成年人的“涉烟新规”今起实施,但是一些学校老师和家长却直言,对该新规的实际意义和效果已经产生怀疑。

赫兹 公路赛 李若山

上一篇: 中国在粒子加速方面的成就

下一篇: 全世界为什么只有中国有肺炎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火烧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1121